“世界最强国必须有引领世界的能力”


“全国最强国必需有引领全国的才能”

——专访《英国通史》总主编钱乘旦教学(下)

发布时间:2017-09-11 06:08  >

    20世纪英国虽夕阳西下 但还在向前走

  问:20世纪起头时,英国还是全国强国,可到了20世纪末即已被美国赶超,怎么样客观对待英国的式微?

  钱乘旦:在阅历了几个世纪的强权争夺后,人们已意想到,暴力不是强盛的体现,最强盛的力气植根于引领全国潮水。英国最强盛的时候,正是引领全国潮水之时,但到了20世纪,它得到了“引领”全国潮水的优势,其强国地位也就丢失了。20世纪表面上看英国还是全国第一强,但其内部已发生转变。一战对英国打击十分大,其全国霸主地位战后越来越受到美、德等国挑战。此时,英国的海外殖民地已成为其拖累。二战暴发,英国虽是战胜国,却从此走向衰退。20世纪英国的式微,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,只是它已不再是潮水的引领者。

  问:这就是说英国的“式微”是一个相对概念?

  钱乘旦:对。20世纪,科学技巧和思惟文化、经济发展以及代价取向的潮水,都已不在英国了。英国又退回到“跟随”状态,在外交上跟随美国,在经济上被迫走进欧洲。它的科技才能明显衰退,意识形态话语权已丢失,二战后即便在文学艺术方面也很少表现出独创性。英国的时期是产业的时期,当产业向后产业转变时,潮水就离开英国而去了。

  问:那么,20世纪的英国是否“倒退”了?

  钱乘旦:不。政治上,英国制度仍不断转变,以适应时期发展;经济上,它世纪末的经济总量仍在全国上排名第四。英国社会从两极对立的阶层布局,向多层次、多方位的布局发展,展现出后现代的特性。20世纪的英国虽然夕阳西下,但它还在向前走,只是不克不及走在全国潮水的前面。

  问:您曾说过,英国的问题是发达国家所共有的,英国并不特殊,它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其余发达国家遍及面临的问题。

  钱乘旦:二战后,资本主义国家发生了很大转变,这些转变都带有相当程度的个性。经济、技巧方面,资本主义阵营涌现了一个态势,即以美国为龙头,英国及其余东方国家都跟在美国后面。此外,东方涌现了严重的贫富分解,这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,东方多数国家面临的一个个性问题。这些国家的干预越来越大,由此造成的问题也越来越多,如涌现了官僚化,一定程度上按捺了创造力;物质主义倾向起头流行,传统道德滑坡,新自由主义风行,社会凝聚力越来越小;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也涌现了问题。

  21世纪英国将发生怎么样转变

  问:您怎么看21世纪的英国形势?

  钱乘旦:21世纪对英国来说,也许意味着伟大的转变。自21世纪起头以来,英国经济已解脱20世纪下半叶的衰退,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接近3%,公民经济总量排名全国第五,人均GDP超过4万美元。但在21世纪剩下的时间里,印度、俄罗斯都也许超过英国,法国、意大利和其余欧洲国家本来就不比它差。作为全国上第一个产业化国家,怎么样保持经济发展的正面趋向,是21世纪英国面临的重大课题。

  问:眼下,英国“脱欧”进程未完,苏格兰却要求“脱英”,您认为英国怎么样解决它与欧盟的关连?

  钱乘旦:在2008年起头的全国金融危机中,英国是东方发达国家中受影响最小的,英国人遍及认为,这是由于未加入欧元区才幸运躲过一劫。这类公民心思,加上英国一直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抵触情绪很大——“岛国对峙海洋”的历史心态挥之不去,所以,英国与欧盟毕竟是怎么样的关连,在21世纪是必需解决的问题。英国在20世纪已丢掉帝国,经济的增长必需面临欧洲,但它从来就不接受“欧洲整体”的概念,在内心深处不认同欧洲。英国与欧盟向来若即若离,它一直处于欧洲边缘的交接点上并连续至今。

  苏格兰和英格兰在互利基础上“联姻”并配合生活了3个多世纪。但是
,20世纪下半叶,苏格兰的民族主义情绪突然低落,1999年执行分权,苏格兰民族党很快取得议会控制权,随后立即要求完全自力,固然
在2015年的全民公决中未能成功。由于英国不存在反决裂、维护国家统一的法律,也不局限公投次数的规定,这样的公投理论上能够一次次进行下去,苏格兰和英格兰在21世纪分家的也许性很大。英国一旦解体,对欧洲乃至全国会产生伟大影响。

>